本站由职业开发人员倾情打造,完美适应所有屏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教程 -

热门小说《和你一起等花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txt全目录下载

热门小说《和你一起等花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txt全目录下载

2019-08-20 11:38 作者:织梦园 围观:135

  继母逼嫁,男友劈腿,还被陌生男人拖上床!方小鱼不禁掩面:“我怎么这么惨!”一夜缠绵,竟然中奖,大着肚子的她又被赶出家门,方小鱼长叹:“原来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谁知时来运转,带着包子的方小鱼竟被传说中的高冷总裁捡回家。从此,上班有人送,下班有人接,包子还有人带,只是总裁怎么夜夜要爬她床?这晚,被总裁大人又一次扑倒的方小鱼不由大叫:“沐攸阳,***的高冷呢!”

  全托所的老师已经习惯了这个每天最晚来接孩子的妈妈,轻手轻脚的将她带到孩子们的休息室。

  方小鱼在众多小床中,轻车熟路地找到自家 宝贝的那张,疼惜地看着床上睡梦中那个小人儿粉扑扑的脸和小手上紧紧攥着的手机,温柔的轻抚了下他额前的碎发,然后轻轻把他抱了起来,跟老师道了别,回家。

  夜晚,一室一厅的公寓房里,厨房的炉上正煮着面,方小鱼熟练的关了火,端着面来到客厅。

  加完班饥肠辘辘,正准备开吃,突然听到房间里的儿子似乎有动静,她立刻起身去查看。

  床上,一个西瓜头的小萌娃睡眼惺忪地坐着,粉嫩软白的小手揉着圆溜溜的眼睛。

  方小鱼坐到床边,理了理他身上睡得皱皱的海绵宝宝睡衣,轻声问道:“宝贝,乐宝儿,怎么醒了?”

  “妈咪~~乐宝做噩梦了,因为今天托儿所的小朋友笑话我了,他们说我没有爸爸,妈妈也不来接我,你们都不要我了。”

  乐宝儿瞌睡没醒透,迷糊的小脸露出委屈的表情,撇着糖果般水润的小嘴,小眉头轻皱着,大眼睛里也弥漫起了水光。

  乐宝儿从小就缺乏安全感,因为加班,她每天很晚去接他,渐渐的就让他产生了自己会被抛弃的不安。

  “乐宝儿,别听别人瞎说,你是妈咪的宝贝,妈咪永远都不会不要你的。”方小鱼心疼地将儿子抱到怀里安抚,“妈咪明天不用上班,一整天都陪你,好不好?”

  “真的吗?!”乐宝儿脸上的委屈一扫而空,高兴得在床上跳了起来,“耶耶!”

  方小鱼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毕竟是小孩子,瞬间就开心起来,刚才的委屈散得太快,瞬间不见了踪影。

  辞职后,方小鱼好好陪了乐宝儿几天,但是银行卡上的存款数令她不得不尽快找到工作。

  在翻找了几家大公司的招聘消息后,方小鱼把目光投到了盛世沐天集团旗下的歌洛莉娅服装设计公司。

  “怎么回事?早上我送他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呀。”方小鱼一个急刹车,险些撞上大厦的旋转门,脸上的焦急溢于言表。

  来不及多想,方小鱼转身往回跑,突然意识到靠脚力根本到不了医院,她赶紧打了车飞奔过去。

  小家伙蔫蔫的,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活力,平时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好像蒙上了一层雾气,小脸紧绷着,殷切的盯着病房门口。

  “宝贝真勇敢。”碍于手上打着点滴,不便抱起孩子,方小鱼把乐宝儿揽在怀里,亲吻着宝贝儿子的头发。

  年纪轻轻就成了单亲妈妈,独自抚养孩子在异乡打拼,事业家庭都尽全力顾及着,她这旁人看了也不免为之心疼。

  “方妈妈,你别太担心,医生说没有大碍,只是普通感冒引起的发烧,在医院挂水观察几天就好了。”

  “嗯,那就好。李老师,谢谢你。”方小鱼说着站起身,朝李老师认真的鞠了一躬。

  方小鱼看了看手表,离面试时间只剩15分钟了,再看了看床上精神好了许多的乐宝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李老师开口:“李老师,能不能麻烦你再照看下乐宝儿,我今天有个重要的面试,时间快要赶不及了。”

  方小鱼连声道谢,在走回床边,满怀愧疚地看向神情一下子黯淡下来的小宝贝,温声道:“宝儿,对不起,妈咪很快赶回来陪你好不好?”

  “嗯嗯。”小家伙抬起头,虽然不舍的妈咪走,但还是懂事地点头,“妈咪快去吧,乐宝儿知道妈咪是去赚钱给乐宝儿交医药费,乐宝儿会乖乖的。”

  快出医院大门口时,她一边掏出简历,一遍再次低头看了下手表,只剩12分钟了。

  “咚”的一声闷响,方小鱼只觉得自己撞上了一堵高大的人墙,手上刚拿出来的面试的资料简历飞满一地。

  最后一张纸被一只锃亮光鲜的皮鞋踩在脚下,方小鱼不禁抬起头道:“哎,我说你这人,撞了人不帮忙捡下东西就算了,能不能把尊脚挪开,我赶时间啊!”

  沐攸阳皱着眉,冷眼看着刚刚撞了他满怀,现在又在他脚边咋咋呼呼的小女人,神色莫名,脚下丝毫不动。

  男人双目灼灼的看着她,一双深邃幽暗的黑瞳看不见底,线条坚毅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仿佛一块千年寒冰。

  沐攸阳看着眼前的女人,回味着她刚刚撞进他怀里的感觉,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不是一直挺能言善辩的吗?怎么,不会说话了?”沐攸阳语气里透着一丝玩味。

  她咬着小牙,很有些委屈的说:“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沐攸阳?”

  沐攸阳眼里诧异一闪而过,放开了她的下巴,冷峻之气散去不少:“我没有刻意隐瞒你,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呵呵,”方小鱼冷笑一声,“你是怕我一心攀龙附凤,知道你是沐攸阳,就会死死抱着你的大腿不放吧!”

  “你不要太放肆。”沐攸阳冰冷的眼中怒气积淀,“从来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是吗?那位安璃小姐也不敢吗?”方小鱼不知哪根神经搭错,突然提到了这一茬,话一出口,她自己就后悔了,但是明显已经晚了。

  沐攸阳仿佛被人戳中了软肋,他一把抓住方小鱼柔嫩纤细的手腕,将她抵在房间墙壁上,森冷狠恶:“你是什么东西,朝秦暮楚,不知检点,你有什么资格跟安璃比?你更不配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沐攸阳从容笃定道:“萧宋两家这两年都发展不错,颇有卷土重来之势,虽然现在不敢正面与我们盛世沐天集团抗衡,但如果联合起来,也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所以我打算逐个击破。”

  “嗯。”沐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果然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不过我听说宋家有意与萧家联姻,这样一来,我们逐个击破的计划就不能实施了。”

  沐攸阳眉头微皱,俊冷的脸上出现一丝莫名的神色,开口道:“您有什么想法吗?”

  “萧家的千金萧子瑶小姐,是萧学浩的独生女,从小备受宠爱,这门婚事,如果她不点头,肯定是成不了的。”

  “什么?”沐攸阳万分不解,他跟这个萧子瑶,只是在酒会和拍卖会上,有过几面之缘,何谈喜欢自己呢。

  “你不知道,是因为你没注意过她,她可是你的学妹,一直倾慕你。”沐老爷子摇头笑着说:“几年前,萧子瑶曾经让她父亲跟我谈过联姻的事,但那时你跟安璃在一起,我也就作罢了。但是现在,安璃也走了,萧子瑶一直在等你,市场局势也要找到方法突破,只要你同意,我就派人去萧家提亲,我们两家一旦联姻,宋家就不是什么大威胁了,你意下如何?”

  沐攸阳沉吟半晌,对于婚姻恋爱,他一向不热衷,安璃离开后,他消沉了一段时间,现在她已经不再了,自己这种孤独桀骜的守候也没有意义了。

  沐老爷子点点头:“萧家小姐人漂亮,家世也好,你们俩在一起,也是美事一桩。”

  方小鱼所在的歌洛莉娅公司,员工们谈论着高层联姻的八卦,或是怀疑,或是艳羡。

  方小鱼想了想,乐宝儿有人去接,自己晚上也没什么事情,就一口答应:“好啊,可是我没有舞会穿的礼服。”

  馆中富丽堂皇,高大华丽的壁柜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礼服,几乎能满足所有女孩子,对于公主梦的幻想。

  方小鱼突然看到,展厅的正中间那套浅碧色晚礼服,颜色清新动人,线条勾勒完美。

  “你们这儿还有亚度尼斯大师设计的礼服啊!”方小鱼惊喜,围着这件礼服欣赏着。

  “是的,您眼力真好。”工作人员自豪地说:“这是我们的镇馆之宝,确实出自亚度尼斯大师的手笔。”

  宋霆希看着方小鱼两眼发光的样子,笑着对工作人员说:“把这件给她试试吧。”

  “不不不。”方小鱼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制止道:“不用这么奢侈,我随便选一件合身的就行了。”

  趁着工作人员去拿衣服的间隙,方小鱼赶紧凑到宋霆希身边,压低嗓子说:“还是算了吧,你知道亚度尼斯大师设计的礼服多贵吗?!”

  方小鱼被他这别有深意的一句话说的一愣,登时满脸通红,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工作人员很快帮方小鱼换好礼服,走出更衣室的一瞬间,方小鱼看到了宋霆希惊艳的表情。

  这是一款露肩长裙,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非常合身,设计简单,却完美地呈现了着装者曼妙的身材曲线。

  “等等!”方小鱼肉痛极了,她刚刚在更衣室偷偷地看了下衣服的价钱,那一串的零看得她眼都花了,她走过去悄悄的对宋霆希说:“要不还是换一件吧,这件我真买不起。”

  宋霆希开心地笑了起来,觉得眼前的小女人可爱极了,轻揉了下她的头发,宠溺地说:“就这件,我买得起。”

  “不行不行,上次吃饭是你付钱,这次买礼服怎么能又让你掏钱呢!”方小鱼连忙拒绝,她看的出宋霆希可能是喜欢她的,但她不想欠他太多,因为她可能真的还不起。

  宋霆希见她态度坚决,只好叹口气,故作遗憾道:“那这个钱就当你借的,先欠着,等你有钱了再还。”

  方小鱼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奢华舞会,来往的宾客都是随便一跺脚,就能让这座城抖三抖的人物。

  她看了看枕边的宋霆希,疑惑不解地问:“霆希,你不是医生吗?怎么会来参加这种商界的舞会?”

  宋霆希温和一笑:“我父亲在Y市做点小生意,本来应该是他来参加酒会的,但是他昨天身体不适,就派我代表他过来。”

  她跟着宋霆希穿梭在舞会人群中,偶尔会有认识的人过来打招呼,宋霆希便礼貌寒暄几句。

  方小鱼被夸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平时看你挺正经的,哄起女孩子也挺有一手哦。”

  “除了你,我从来没哄过别人。”宋霆希笑着澄清,他可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男人。

  这话一出,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流动,方小鱼避开了宋霆希的眼睛,心不在焉地跳着舞。

  沐攸阳站在他身边,一身深灰色合体西装,高大帅气,脸上还是一成不变的冷峻。

  旁边还有两人,一位是萧氏集团的总裁萧学浩,另一位身着珠粉色低胸晚礼服,满脸笑容的萧子瑶。

  沐老爷子率先开口:“万分感谢各位贵宾到来,今天,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宣布,经过慎重考虑,我们沐萧两家决定联姻,共同创造更多更好的发展商机,也为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送上祝福。”

  萧学浩随之举杯道:“小女与沐大少爷一个月后举行订婚仪式,届时欢迎各位莅临。”

  只有方小鱼愣在原地,她只觉得耳边一片轰鸣之声,脚一软,歪倒在宋霆希身上。

  这一幕恰巧被楼梯上的沐攸阳看见,他眸光一凛,看着那个今天尤其漂亮的女人正娇弱的靠在男人的怀里,嘴角不由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原本垂在身侧放松的双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

  “没,没事。”方小鱼努力站好,茫然地望着一片欢声笑语中那个英俊冷傲的身影。

  方小鱼被他看得心头一窒,只觉得心里乱成了一团麻,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为什么听到沐攸阳订婚的消息,自己竟如此难受,方小鱼不敢深想,也不想再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她低下头,掩饰住自己微微发红的眼眶,声音低低的对宋霆希说:“我出去一下。”

  夜色很好,两人在花园里逛了一圈,等到方小鱼的情绪缓解的差不多了,两人又回到舞会上。

  只见萧子瑶站在人群中央,漂亮的晚礼服上,赫然被淋上了大片红酒渍,她正气恼地抓着始作俑者,嘴里恶狠狠地数落着。

  她手里抓着的,是个吓坏了的孩子,那孩子的小手臂被萧子瑶紧紧拽住,挣扎着也脱不开身,身上小小的绅士西装也被扯乱,脸蛋绯红,大眼睛里噙满泪水,却倔强地忍住不流下,只是一脸惊恐委屈地看着萧子瑶。

  乐宝儿看到突然出现的妈咪,委屈的眼泪瞬间淌下,求救般朝方小鱼伸出没被抓住的那只小手,哭喊着:“妈咪~~妈咪~~”

  方小鱼一个箭步上前,从萧子瑶手中抢过儿子,紧紧护到怀里,怒气冲冲地质问:“你干嘛?!”

  萧子瑶对突然冒出来的女人很不满,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我教训这个野孩子,关你什么事!”

  方小鱼怒火中烧,碍于不了解眼前的情况,不好发作,便问道:“萧小姐,这是我儿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你要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侍者赶紧低着头,小心翼翼解释说:“刚才我端着红酒,这个小孩撞倒了我,害我不小心把酒撒在萧小姐身上了。”

  “听明白了吧,没教养的东西!”萧子瑶得理不饶人:“走路都不看着点,这里可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撒野的地方!”

  方小鱼被她的话刺的一阵火起,回道:“萧小姐,既然是我儿子把你衣服弄脏了,我愿意赔偿。但是,没教养这种词,萧小姐还是收回的好。”

  “哼!凭什么?”萧子瑶极其轻蔑的低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你赔偿?你知道本小姐这件礼服有多贵吗?你赔得起吗你?!穷鬼!”

  他上前将方小鱼母子二人护在身后,说:“萧小姐,这件礼服多少钱,我来赔。”

  萧子瑶这才注意到他,宋霆希她还是认识的,宋家独子,有名的青年才俊,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么个女人出头,一时间气势竟有些弱下来:“宋先生,我这件礼服,可是请亚度尼斯大师亲自设计的,全世界就这么一件,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宋霆希神色不变,只是手上维护的动作更加明显:“多少钱我都赔,要是萧小姐还不满意,我这就让人去法国,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回来送给萧小姐。”

  方小鱼紧紧的抱着乐宝儿站在他的身后,听着他维护的话,一时间心中感动不已。

  萧子瑶被他堵的说不出来话,恨恨的一跺脚,正想开口,身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方小鱼心中一松,虽然他已经是萧子瑶的未婚夫,但是以他对乐宝儿的喜欢,应该不会再为难她们了吧。

  她小心的放下怀里的乐宝儿,从宋霆希的身后探出头来,果然看见了走过来的沐攸阳,他一身笔挺的西装,面沉如水,走过之处,原本拥挤的人群自觉的分站在两边,为他让出一条路。

  等走到了萧子瑶身边,他抬眼,正好对上了方小鱼忐忑的视线,他眼中神色莫名,说出的话却让方小鱼如坠冰窟。

  他说:“为了这么个女人,宋公子竟然舍得花费这么多的人力财力!不知宋老爷子知不知道您已经情根深种了,不过不得不说,这位方小姐,果真是有些手段。”

  宋霆希心中一痛,顾不上沐攸阳的威胁,厉声说:“沐先生,请注意言辞。小鱼不是你口中说的那种女人,她是我最爱的人。”

  沐攸阳只觉得心中一股无名火起,他恶狠狠的盯着方小鱼,这女人可真是厉害,他还真是低估了她,刚刚还只是靠在这男人怀里,现在就成了他最爱的女人。

  他冷嗤一声:“是吗?可我怎么见过方小姐和她的男上司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在办公室……”

  “沐攸阳,你**!我早就跟你说过是他骚扰我,你凭什么……”方小鱼再也忍不住了,她绕开身前的宋霆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双目赤红的瞪着他,每说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下,“你从来都没有试着了解过我,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沐攸阳被她眼里的愤恨和绝望看的一窒,原本要说出的话竟然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里。

  一旁萧子瑶看到这里才明白,原来这个女人和沐攸阳竟然也认识,而且关系好像还不一般。

  现在见她竟然敢骂沐攸阳,不由的怒声道:“果然是什么样的妈养什么样的儿子,儿子撞人了不道歉就算了,现在当妈的也乱咬人!”

  宋霆希也发现了方小鱼和沐攸阳之间的不同,他走上前,不动声色的再次把方小鱼护在身后,说道:“小孩子不是故意的,小鱼也是一时情急,我在这里代他们向两位道歉了。”

  他俊眉微蹙,冷冷地对宋霆希说:“宋公子真是豪富,但你是那孩子的什么人?是这女人的什么人?要道歉也该是孩子的母亲,就是她来道歉。”

  萧子瑶见准未婚夫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护着自己,不由的心花怒放,骄纵得理所当然,跟着道:“对呀对呀,你这个当妈的,就代替儿子给我道歉,快点!”

  宋霆希愤然道:“我说了,我愿意赔偿愿意代替他们道歉,你们开个价,多少钱我都赔。”

  宋霆希拉住方小鱼手的动作,刺激了沐攸阳的眼球,表情更加冰寒慎人,森冷道:“我沐攸阳最不缺的就是钱,一件礼服,我们沐家还担待得起,赔偿不必了,道歉是必须的,做错了事情就得道歉,方小姐,你虽然人微言轻,但这点做人的礼貌该知道吧!”

  她看了一眼冷面如霜的沐攸阳,伸手一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然后默默走到萧子瑶面前,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萧小姐,对不起,我儿子弄脏了你的礼服,我向你道歉。”

  说完,她再次看向神色不明的沐攸阳,冷冷道:“沐先生,您觉得这个道歉可以了吗?满意了吗?不满意,我可以继续……”

本文章的作者
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
友情链接
申请友链